首頁/羅大佑2000年演唱會專輯/南昌,他媽的!
w w w . L u o D a y o u . n e t

南昌,他媽的!

文/wildlilly

一天都在下著小雨,惆悵了半天終于解決了住宿問題,然后就是苦苦的等待了,街上的氣氛莫名的有些冷清,不知為什么。

大佑演唱會的海報倒是偶爾能看見,可惜沒有見到象杭州那么大的。

會務組的人都很忙,大概是在忙于售出更多的票,好象票售的情況并不太好,而且大佑今天到南昌。該見的人還沒有見到,不知此次能否如愿見到羅大佑。

很奇怪他們把演唱會的日期定在周二,也許是因為28號有另一個人的演出,剛剛見了廣告,就忘了是誰了,不外乎是某一個青春偶像罷了。

對于從北京來看演唱會,這里的人都覺得有些新鮮,因而也客氣了許多,在銀行里本想換些零錢,意外發現他們有個海報,小心地問:“過兩天能否揭下來?”誰想到小姐很客氣的說:“你現在就揭吧!币馔馐斋@,然后到了會務組,很厚臉皮的又要了幾張海報,想要的人請早,我看后面的帖子。有3張可以送出噢。


今天終于不下雨了。

昨天晚上9點多接到組委會的電話,吩咐今天早晨9點務必到五湖大酒店。說是大佑的記者招待會,在1409房間,心中直在奇怪:招待會怎么開到了房間里?不會是大佑住在這里吧?

其結果是我8點30到了那里,然后等到快9點時,小心的問了服務員,確定羅大佑不住1409,才敲響了房門,原來里面住的是組委會的人,居然都是剛剛才起來。想必羅大佑更沒起來了。

果不其然,招待會說是10:30開始。出去轉了好大一圈,跑到體育場看人家布置,今天還沒搭好臺子,我的天呀!!只有一個好處,管理不嚴,我們居然可以進去先體會一下感覺。告訴沒走的同志一個壞消息,這里的布置侍從左至右1到160號。真是沒學問,1排的1號還不如21排的80號。跟布置的人窮侃了半天,最后建議他們應該畫個弧線,這樣才公平,看這也沒人理我,心里掂量著到時自己的位置,又匆匆奔向會場。

大概老羅真的是很愛睡懶覺,直到11:30,才現出真身。態度很和藹,比起上海那次見面,精神了許多,每個問題都回答的比較詳細,可惜當場大部分都是媒體記者,主持人一開始就定調讓問關于演唱會的事。

這次的女嘉賓又換成了劉若英,大佑要和她四手連彈鋼琴。

不管三七二十一。我還是問了幾個想問的問題,SOLO,,稻總,問了你們冥思苦想的"思念",呵呵,后面的人直說我到了這里拜師了,,至于答案么?嘿嘿,嗎那得留著,高興才說,而且老羅的答案是說給我的。

周華健也出現在現場,笑容燦爛無比,穿了件唐裝,看來記者對他更感興趣,他比大佑晚出來半個鐘頭,據說是怕搶了大佑的風頭,本來不以為然,可是真的是哎。他一出現,記者們全呼啦啦撲了上去,不過周華健還是不錯的啦,處處小心,時時不忘大佑是主賓。

然后就是簽名了,找周華健的人更多些,我的筆又被弄丟了,小塵真是對不起,本來想著這次用完了,就寄給你,哎,人算不如天算。不知又被誰拿去當紀念品了。希望是老羅本人,可是筆帽還在我這里耶。


套句魯迅的話“我已經出離憤怒了”,簡直是無話可說了,只能發誓以后死也不去南昌了,真是不知道為什么大佑會同意在南昌開演唱會,簡直是辱沒了他自己,不知道有沒有南昌的朋友,得罪了,但是我還是要說“那里的人簡直是最沒水平最沒素養的人。!”真是后悔見到大佑的時候為什么要提出“閃亮的日子”?唱給那些無聊的人么?他們根本就不配聽。!


憤怒與憂傷已經平息了許多,關于此次演唱會想說的很多,只是一時不知如何開始,SOLO的堅持不肯去,我自己提前兩天到南昌,連綿的陰雨也許意味著不好的開始,見面會上娛記對周華健的推崇,買花時聽小老板聊天,還有同是見面會上同樣蹭進來的歌迷(可惜是周華健的,對大佑一無所知,說是來領略華健的風采的),心中已有不好的征兆。

那里的人把這個演唱會看成是一次熱鬧的集市,小地方的人沒見過大世面,好不容易呀,好熱鬧呀?囱莩獣?買票?找朋友帶我進去!幾乎所有的人都這樣說,沒有走不通的后門!這是南昌的風俗!如此看來,能買票的人就算不錯了,難怪最次的兩種票賣的最好。他們全是想到時沖進內場的。我們前面居然挨著武警蹲坐了兩排人,那些警察根本不管,所有的武警全象沒頭蒼蠅一樣,胡亂站著,看他們就夠亂的了,8:40幾乎沖進來好幾千人,如果演唱會準時開始的話.......

也許我對大佑太寬容了,可是遲開始的好。我旁邊的人三女一男還帶著一個小孩他們是9點才來的。如果是自己買票的話,他們根本不會這么晚來。遲到、無序、走后門,這就是南昌的特色。不要指望他們聽羅大佑,他們根本不懂,聽聽周華健還算不錯了,他們只配聽聽“大花轎”之類的歌。唯一的好處是沒人跟唱,可以較安靜的聽。演唱會結束的時候,所有的人的遺憾全是為了大佑說過如果時間來得及就再讓嘉賓上來唱,他們在等周華。。!說老實話,見面會上見到周華健,印象不錯。這里的人的表現,我想如果我是老羅,我也傷了心,沒有共鳴,沒有感覺,有的只是中國人那種湊熱鬧,大佑說演唱會是喚起大家的共鳴,想起以往的歲月,跟他們有什么共鳴?!跟無賴講什么人性、道德?!

演唱會以慢節奏的《現象》開始,最后是《戀曲90》,沒有《愛的箴言》《歌》《未來的主人翁》《東方之珠》《明天會更好》,劉若英唱的《海上花》《很愛很愛你》,一開始膽子太小沒敢公開偷錄,反正一共大概錄全了《海上花》《戀曲90》還有周華健的一首歌。別責怪我,那首歌里大佑在彈吉他伴奏。

結束后,大家去酗酒,太郁悶了,我們5個人總共喝了一瓶白酒,兩瓶紅酒,好幾瓶啤酒,其結果就是wildlilly大出洋相,第二天都沒有好轉,多謝cuppuccino,她的朋友,蝦米送我上火車,否則能否回來都是個問題。關于酗酒的故事只能留給她們寫了,我當時是人事不知的。各位jjmm,筆下千萬要留情,先拜托了。

湖北快3开奖走势图 短线股票推荐 安徽福彩app 体彩浙江6十1开奖查询怎么算中奖 网络投资理财平台汇总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走势图 百度 炒股软件免费版 广东快乐十分前三杀号 快乐十二开奖结果浙江 北京pc蛋蛋28大小规律 十一运夺金最准预测